畢業季你慢點走好嗎散文

散文隨筆 時間:2019-10-07 我要投稿
【www.mhzmli.icu - 散文隨筆】

  十一點回到宿舍,十一點一刻打開電腦,眼睛有點發澀,腦袋有點發懵。聽別人說任何東西都有保質期,我嘴上說不相信,但還是偷偷的問了度娘好幾遍,最后趕忙決定把此刻的感覺用文字記錄下來。

  我的胃是出了名的不好,但是今天,我吃了重口味的小龍蝦,螺絲,油炸豬蹄,擼串,冰可樂,冰激凌。

  現在的我只想過好眼前的生活,我無法決定明天和意外哪一個會先來。所以,我根本不去想幾個小時之后,胃里會是怎樣的翻云覆雨,我只想拼命享受此刻,享受人生中,以前沒有過,以后也鮮有的開心和滿足。

  相遇是緣分,我們一生會遇見很多人,擦肩而過的次數越多,轉身就會越瀟灑。而有的人,從見到的第一眼開始,就已經定格在你的人生中,成為不可缺少的部分。

  我是土鱉,可我的兩個好兄弟都是富帥,不服,你咬我啊!

  強哥、大斌和我,是老師眼里的侃大山三人組。聽名字也知道,強哥功力最深,我居于第二,大斌為了維護自己的紳士形象,保留實力居于第三。別以為侃大山的人都不靠譜,強哥是名副其實的富二代,我們學院一哥,學生會老大,大斌是本地人,長得陽光帥氣,我們學院文藝部的部長,學院的院草。而我,嘿嘿,全身上下散滿鄉土氣息,出了名的臉皮厚,別人眼里的學霸,實則學渣一枚,這樣看來,好像也只有我不靠譜些。

  三兄弟中,只有我是光棍,強哥和大斌都已經是有家室的人,為此,我還老嘲笑他們,“你看,我們學校所有的女生,在未來都有可能成為我女朋友,而你們倆想都別想,知道不?”,逃不出侃大山的習慣,每每說完這句話,我嘚瑟的勁兒就好像一天能換十八個女朋友一樣。然而,最后結果就是,四年下來,我依舊單身,而他們與家室的感情依舊如初。

  畢設在急,強哥和大斌被老師連催帶罵的拎回學校。強哥目前在創業的起步階段,得到了家里的資助,立志要干一番大事業,大斌,前些日子在本地找了家不錯的企業,父母已經給準備好了車子,房子,沒有什么生活壓力,就等著畢業,然后過上傳說中“城里人的生活”。又到我了,好尷尬,我考上了研究生,在學術這條不歸路上越走越遠。

  強哥說:“今晚晚上,咱們兄弟三認真說話”。

  有人說過我人緣好,其實我只不過是比你會迎合討好別人;有人說過我是社交達人,其實我只不過是比你會逢場作戲,還有人說,我覺得你就是個心機boy,圓滑老套,弄得每個人都感覺和你關系很好。我說,其實,我很想摘下面具和他們認真說話。

  是的,今晚我們會認真說話。因為認真,我們假裝時間會放我們一馬,按下今晚的暫停鍵。

  為了方便放聲嘶吼,我們選擇了去吃路邊攤,也許是從小在農村長大的原因,習慣了粗糙的生活,在一片狼藉中總能找到些歸屬感。“惹得起繁華,扛得住市井”,是我一貫的生活理念。坐下之后,我們按照套路,兄弟三人先一起走一個,幾杯下肚之后,強哥有些哽咽,一只手搭在我的肩上,另一只手按在大腿上,支撐著上半身,先抿了抿嘴唇,然后開始慢慢說話,“岳,大斌,我很久沒有這么開心過了,前幾個月,公司剛剛開始運營的時候,我本以為有了學生會主席的經驗,可以很快上手管理公司,誰知道事情遠遠不是我想的那么簡單,手頭的事情像麻花一樣寧成一團,每天工作到凌晨兩三點,第二天早上七點多起床,連續幾個月都是這樣,我真的快崩潰了”。

  老板娘還在繼續端擼串上來,桌子上的擼串,越堆越多。

  我看了強哥一眼,默不吭聲,大斌一貫都是附和著我的話,而這次我沒有說話。

  沒有人會感同身受你的經歷,語言在表達安慰、關切的時候,恰恰又顯得那樣無力。還沒等我和大斌開口,強哥又繼續說道。

  “在該吃苦的年紀里不要選擇安逸,人生不會苦一輩子,但是必須苦一陣子”,他在給自己打氣的同時,也緩解了我和大斌的尷尬。要是在以前,我只當這句話是雞湯,而如今,我會把它銘記在心里,因為湯里加了生活經歷這味調料。

  在昏暗的燈光下,我們三人眉頭緊鎖,仿佛一瞬間長滿了絡腮胡子。

  氣氛顯然有些凝重,無論是創業、工作亦或是學術研究,沒有一處圈子里的規則不苛刻,人事不復雜,既然選擇了,就要絞盡腦汁的融進去,并力爭成為這個圈子里面那一小撮兒能呼風喚雨的人物,總有人會成功,為什么不是我們兄弟三人。

  在一番人生理想抱負感慨之后,心情都好多了,大斌冷不丁的問了一句:“一起考研的呢,她怎么樣了?”

  遠處傳來犬吠,聲音穿過幾條大街拱進我的耳蝸里,擾亂我的思緒,燈泡旁邊的幾只小飛蛾,不停的撞擊著燈泡,我起身找到開關,把燈關了,所有人都在看著我奇怪的舉動,有的已經撩起了袖子,準備拿板凳,老板娘跑過來,又把燈打開了。

  我不愿意回答,誰都有玻璃心,我不愿意看見那幾只小飛蛾為了不可能觸及的光亮,筋疲力盡至死。我說:“她發揮失誤了,至少有一半原因是我應該承擔的”,大斌又問:“這次我看得出來你是認真的,可是我也沒想到你這么沒能耐,打算就這樣算了嗎?”

  好像挺有道理的樣子,喜歡一個人,喜歡著喜歡著,就這么算了。

  大斌接著問,這次帶著點調侃的味道,“她要是回來找你,你會答應嗎?”我沒有回答,只是說他問的幼稚,也許在有些成年人的眼里,愛情從來都是沒有理由的,不計后果可能會顯得更加刺激。

  文章寫到這里,我還是想回答這個問題,她現在過得很開心,我也就沒有什么想去打擾她的沖動,我深思熟慮的放棄了一個人,是因為她隨隨便便的放棄了我。

  我還是會接受她,五七年之后可能還是會,也可能不會了。

  大斌說我特別像古代的一種兵器——劍。

  大斌是個不太會表現出掏心窩的人,但是,我看的出來,他把我當好兄弟。記得那次微機原理的實驗,我讓他抄代碼,結果他抄錯了,我愣是調試了幾遍才檢查出來,我們拖到最后才完成實驗。從實驗室出來,我有些生氣,他像一個犯了錯的孩子,一路上默不吭聲,那天我心里特別難受。

  又想起了,一起復習期末考試,一起為了六十分奮戰到天明的日子,很懷念,很懷念。

  酒足飯飽之后,我們勾肩搭背行走在大馬路上,影子在路燈下,顯得格外細長,沒有多余的話,有的只是拖在地上的腳步聲。

  離別是為了更好的重逢。

  畢業季了,這是我除了冬季最不喜歡的季節。我曾經想過要耍賴,要破口大罵,要撒潑打諢,而現在只想靜靜地迎接它的到來。無論黑夜多么漫長,黎明總會如期而至,該來的總會來。

  畢業季,你來啦,我們會認真說話,慢點走好嗎?

秒速时时app下载